印度煤炭开采商业化难改大局

2020-09-09 17:29:22

今年6月,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发起了对41个煤炭区块的商业拍卖。这些煤炭区块的年产能接近印度当前煤炭年产能的三分之一。莫迪希望借此让印度成为煤炭净出口国。

为了吸引投资者,印度政府采取了减少前期付款、放宽付尾款时间限制并将煤炭价格与即将发布的全国煤炭指数挂钩等措施。

尽管印度的煤炭市场有很大的吸引力,但由于涉及土地收购、环保和森林开发等问题,国外公司想要在印度开采煤炭仍然面临很多挑战。

对于想从事商业开采的印度私营公司来说,必须与印度国有的大型煤炭生产企业竞争。

除此之外,印度的煤炭产业还面临着来自可再生能源的激烈竞争。

印度政府首次对外表示,将对印度丰富的煤炭储量进行商业拍卖,此消息一出,引发了业内外的广泛关注。除了对国际煤市的影响以外,人们关心的另一个问题是,印度此举是否会影响其兑现在《巴黎协定》中许下的气候承诺,并加重印度对燃煤发电的依赖?

印度是一个能源极其匮乏的国家。该国现有13亿人口,是世界第三大能源消费国。据估计,当前印度是全球电力需求增长最快的国家。

印度现在大约有四分之三的电力来自燃煤发电,其中许多是由昂贵的进口煤提供的。为了提高印度国内的煤炭产量,印度政府正在向国内外私营企业开放该国庞大的煤炭资源开发市场。

今年6月,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发起了对41个煤炭区块的商业拍卖。这些煤炭区块的年产能接近印度当前煤炭年产能的三分之一。莫迪表示,此举无异于“将这些埋藏于地底下的黑金从封锁中解放出来”。他还表达了希望借此让印度成为煤炭净出口国的愿望。

然而,这个计划违背了该国在2015年签订的《巴黎协定》中许下的气候承诺。印度能否兑现该承诺,取决于印度降低对动力煤依赖的程度及淘汰煤炭的速度。

截至2020年3月这一财年(2019年4月至2020年3月),印度一共消费了9.77亿吨煤炭,其中7.29亿吨是印度国内生产的,2.48亿吨是进口的。国内生产的7.29亿吨煤炭中的约6亿吨都来自印度国有的印度煤炭公司(Coal India),其余的则根据专属采矿许可证进行生产,专门供个体工业户使用。但是,按照新采矿许可证的规定,以后开采出来的煤炭可以在市场上进行公开销售。

莫迪曾表示,印度将斥资5000亿印度卢比(约合66亿美元)用于煤炭开采基础设施的建设,并称,印度的目标是到2030年实现煤炭年气化能力达到1亿吨。

拉布鲁尔·汤加(Rahul Tongia)是布鲁金斯学会印度分会(Brookings India)的成员,也是能源与气候交叉倡议(Cross-Brookings Initiative)的成员之一。

“印度成为煤炭净出口国的可能性并不大,比较大的可能是,在短期内,印度国内煤炭产量会增加,进口煤需求会减少。”汤加说,“考虑到人们对燃烧煤炭产生碳排放的担忧和遏制气候变化的紧迫性,现在煤炭在全球市场上是一种不受待见的大宗商品。我认为除了印度以外的G20国家都不想增加煤炭的消费量。即使作为能源消费大国的中国,过去几年也一直在减少煤炭的消费量。”汤加说。

印度是全球第二大煤炭消费国,同时也是第二大煤炭生产国,其煤炭消费量的年均增速在4.5%左右。

德勤会计师事务所分析师德巴什希·米什拉(Debasish Mishra)说,尽管印度的市场有很大的吸引力,但由于涉及土地收购、环保和森林开发等问题,国外公司想要在印度开采煤炭仍然面临很多挑战。在金属和采矿领域有经验的印度公司和电厂可能会对此感兴趣。印度政府希望私营企业可以提高开采效率,优化经营管理模式并采用新技术,使煤炭开采的成本更低。

为了吸引这些投资者,印度政府采取了减少前期付款、放宽付尾款时间限制并将煤炭价格与即将发布的全国煤炭指数挂钩等措施。

不过,咨询公司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动力煤市场研究负责人戴尔·黑泽尔顿(Dale Hazelton)认为,即使是印度国内的私营企业,对印度煤炭商业开采的兴趣可能也没那么大。

“这些公司必须与印度国有的大型煤炭生产企业竞争,这对他们来说太难了。”黑泽尔顿说,“而且这些煤炭区块大多数地质条件都很复杂,铁路通行不畅,还有其他地质问题。在印度最高法院取消禁令之前,有4个条件较好的煤炭区块可能开始生产煤炭,但由于种种限制,我们对其他煤炭区块的期望并不高。”

与其他国家一样,印度的燃煤发电产业也面临着来自可再生能源电力的激烈竞争。2014年,印度的可再生能源发电能力为31吉瓦,而2019年,这个数字是90吉瓦,还有很多在建和计划中的可再生能源项目将在不久的将来上线。

考虑到印度能源转型的雄心——包括到2030年将煤炭在一次性能源消费中的占比从现在的75%减少至60%——印度政府是否应该将注意力从煤炭转向可再生能源?毕竟,数据显示,2019年,全球空气质量最差的20个城市中有14个来自印度。

汤加认为,便宜的国内煤炭产量的提高不应该成为印度煤炭消费量提高的理由。

“我不认为让私营企业参与到煤炭开采中来就会让印度释放出巨大的煤炭需求量。印度的煤炭发展轨迹并不会因此发生巨大变化。人们首先必须弄清楚,煤炭消费量和新的产能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汤加说。

汤加认为,印度国内煤炭商业开采的实施不会推动新燃煤电厂建设热潮的出现,因为印度现在已经出现了电力产能过剩的情况。

“印度电力新产能主要来自太阳能和风能。这些新开采的煤炭将会进入燃煤电厂,印度已经设定了40%的电力来自可再生能源的目标,但是目前印度仍然很需要煤炭。”汤加说,“我们的期望是,未来5年,当电力存储成本下降时,不用再考虑煤炭。”

他补充说,印度能源需求的增长(每年约6%)意味着印度现有的燃煤电厂不太可能陷入困境。

“印度要发展可再生能源,为此,印度需要在电力存储方面作出更大努力,但至少在短期内,印度还没做好准备。”汤加说。

汤加认为,印度现在应该研究煤炭出口计划,并清理现有的燃煤电厂。印度原定于2017年生效的燃煤电厂碳排放标准并未如期执行,而是在各方的游说下,推迟7年执行。现在遇上新冠肺炎疫情,估计还将进一步推迟。

“现在更重要的是确定零碳计划前的平稳期,并研究新技术对现有燃煤电厂进行升级改造。遗憾的是,印度从未认真考虑这样做。”汤加说,“不过,印度空气污染如此严重,以至于其对居民而言的影响已经超过了碳排放,所以还是有可能推动印度燃煤电厂升级改造的。”

(《采矿技术》杂志(Mining Technology)官网9月1日报道,刘玲玲编译)